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专家观点

自营生鲜平台监管难点及监管对策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2-02 10:08 来源:
分享:
0

生鲜流通过程图


  

编者按
  
在互联网背景下,自营生鲜平台不断涌现。此类互联网平台采用“线上+前置仓”的经营模式,引发主体界定、许可登记、监管检查等一系列新问题,给市场监管部门开展监管执法工作带来新挑战。对此,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市场监管局成立课题组,形成调研报告《自营生鲜平台监督难点及监管对策》。11月20日,本文代表宁波市参选浙江省食品安全监管调研报告的评。?倩褚坏冉。浙江省食安办认为,该调研报告梳理问题详实、观点思路清晰、方法路径可行,为浙江省系统开展新业态监管工作提供了有价值的依据。本报特将此文刊发,给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开展互联网平台监管与执法提供思路。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挥无接触配送优势的互联网自营生鲜平台受到消费者青睐。此类互联网平台主打农副产品、预包装食品经营,采用“线上+前置仓”经营模式,业态模式较新。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对此类平台的监管与执法存在一定盲区。本文尝试以一家规模较大的自营生鲜平台为例,从事前登记、事中事后监管入手,运用实地检查、比较分析等研究方法,探讨市场监管部门对此类平台监管与执法的难点,并提出相应对策。

生鲜平台现状
  该生鲜平台2019年进入浙江省宁波地区后迅速发展,在宁波各县区设置前置仓39个,注册用户约10万户,上线商品品类1.6万多种,客单价达70元,日销售额140万元,规模等同于4家市中心大型菜市场。区别于一些平台在线下开设实体门店的做法,该平台在上海市设立总仓,再按照区域在全国设立分仓,最后在各个城市的社区周边建设前置仓用来储存、周转商品,总仓及分仓直接通过物流配送对前置仓供货。消费者在App上下单,系统自动派单给距离最近的前置仓分拣、加工、配送,从而实现30分钟内送货到家。前置仓并不起“售卖”作用,商品的展示、挑选、付款等均在线上完成,仓库不对外开放,仅承担仓储、分拣、打包、配送的功能。
 。ㄒ唬┣爸貌值谋曜蓟?肽?榛?br>  笔者通过实地走访前置仓看到,虽然每个仓面积大小并不相同,但均按常温、鲜活(水产)、冷藏、冷冻等不同区域规划储存。所有生鲜蔬果均为包装好的标准商品,商品的规格、储存、保质期、打包配送、退换货制度均有统一要求和规范。从外观看,该平台从招牌设计到仓内装修再到店内员工与骑手服饰,全部统一规划设计。品牌化、连锁化、规范化的经营模式,有助于提升其在城市社区的整体商业形象。
 。ǘ?┣爸貌值纳?柿魍ü?它br>  据平台负责人介绍,以海曙区一个前置仓为例,一份生鲜于当日凌晨从上海总仓或杭州分仓通过企业物流送达仓内,由第一环节的夜班当值人员收货,对生鲜第一轮初检,有包装破损的随物流车退回总仓。凌晨4时30分,第二环节的员工开始生鲜上架准备,将生鲜干湿分离,根据不同的保温保鲜要求,分门别类放入柜架。第二环节的员工将生鲜上架的同时,还承:瞬樯?势分实墓ぷ,如有叶片发黄的做损耗处理。早上6时30分,顾客可以在平台App上下单。第三环节的分拣员根据顾客订单从货架上取下商品,打包后交给骑手,临近保质期的生鲜由员工在监控下销毁。

自营生鲜平台监管难题
 。ㄒ唬┲魈寤煜?br>  1.自营与第三方之争目前,无论是网站首页,还是在其App《服务协议》中提到的平台服务商,都是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外宣传是线上销售和线下配送生鲜产品的中国生鲜新零售企业。但宁波地区的每个前置仓实际以该公司名义租赁后,交由其全资子公司无偿使用,即前者只从事互联网经营业务,后者为前者完成供货、仓储、运输服务。
  在法律上,子公司是具有法人地位的独立企业,是不同的法律主体,该生鲜平台对外宣传“自营”值得商榷。普通消费者无法得知为其供货、运输的实际是其子公司。目前该平台可以通过对全资子公司的实际控制来保证服务品质,但日后是否会有其他第三方入驻平台,消费者的知情权如何得到保障,这一系列问题都有待规范。
  2.仓库与经营场所之争前置仓从诞生之日起就充满争议,主要集中在前置仓究竟是仓库还是经营场所。据笔者线下调查的情况来看,前置仓在传统仓库的仓储功能之外,很大程度上承担了生鲜平台线下门店的部分功能。
  揽客作用。统一的外部门头与内部装潢起到了一定的揽客作用,消费者一看到前置仓,就有了在平台下单后很快可以收到新鲜货品的心理暗示。另外,因为统一着装的配送员需要频繁进出,“进门从货架上取走打包好的生鲜——出门骑上电瓶车开始配送”这个环节导致每个前置仓并非一个封闭的仓库,更像一个外界看得见,却没有顾客只有售货员(打包员)的菜场或超市。此外,前置仓的选址也多在商务办公楼及居民小区的沿街店铺。从功能上看,每个前置仓都承担了获客、仓储、运营配送全流程的功能,单个仓本身就是一个独立单位的经济模型,映射了相应社区的顾客需求。
  生鲜初加工。前置仓承担了平台线下门店初加工产品的作用。笔者实地走访前置仓发现,每个前置仓都有水产、蔬果两个加工区域。消费者下单活鱼时可以选择不杀或现杀,不杀则由配送员携带打氧箱配送,现杀则由加工人员在前置仓水产加工区内对活鱼做刨去鱼鳞、清理内脏等处理;在蔬果加工区,对于山药、藕片等切开后会影响口感的蔬菜,消费者可选择下单后由加工人员将山药、藕片切成定量后打包。生鲜的初加工让前置仓更贴近于一个供应链和客流量超级集中的菜场。此外,生鲜加工服务也是平台重要的盈利点之一,例如未加工的茭白14.5元/kg,而加工好的茭白丝却高达34.5元/kg。
 。ǘ?┛缜?蚣喙苣悬br>  该平台总仓在上海,在杭州有分仓,进入宁波后,各前置仓分布在不同的县区。平台、监管部门、消费者三方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在平台下单时并不知晓前置仓的具体位置,由平台系统自动分配给距离最近的前置仓配送。每日分配给每个前置仓的生鲜量由大数据根据前几日的销量提前一日计算得出,有时会出现一个前置仓缺货由另一个前置仓调货配送的情况。
  由于消费者无法获知自己的生鲜来自哪个前置仓,一旦出现收完货后不满意、需要退换货的问题,只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消费者拨打售后客服电话,由客服通知对应前置仓再次上门退换货;二是在前置仓的微信群里反映问题。目前,该平台在宁波海曙的登记主体只有一个,前置仓却有7个,分布在不同的街道,每个前置仓又向周边街道甚至周边县(区)辐射式提供服务。如出现消费者举报投诉,市场监管部门无法第一时间确认辖区内具体供货的是哪个前置仓,这给基层监管部门开展监管执法工作带来巨大的工作压力。
 。ㄈ?┣爸貌植煌该鳇br>  前置仓“不直接对外营业”“半封闭式管理”的创新举措,让员工管理规范、零售成本降低、生鲜周转高效,与此同时也关上了外部监管的窗口。
  1.监管部门与平台的信息不对称
  平台“收货初检→上架复检→仓管巡检”的流程只对生鲜的外部包装是否破损及表面是否可见发黄、变质进行筛选。4名夜班当值人员在4时30分收货至6时30分上架销售的两小时内,要检查品类数量众多的蔬菜是否有腐烂、发霉、黄叶、虫洞、出芽、异物等多项问题,可靠性存疑。除了生鲜的鲜活程度,农药残留也是一个问题。如2019年6月,杭州市市场监管局会同市消保委、市药检院快检中心对买菜类App抽检,检出有两家平台所售的鲑鱼含有孔雀石绿成分。笔者走访前置仓时,相关负责人强调生鲜都是“合格”的,现场却无法提供相应的检验报告。也就是说,市场监管部门不仅看不到该批次生鲜来自哪个前置仓,也无法得知总仓及分仓是否对该品类、批次生鲜进行了检测。该平台虽然在宁波各县市区设立了分公司,但各个前置仓均无法做到索证索票公示、监测信息公布,这对生鲜食品安全监管来说是个大隐患。
  2.消费者与平台的信息不对称
  据部分消费者投诉反映,自营生鲜平台存在蔬菜先消化老批次,新鲜蔬菜往后排期发货,消费者只能被动吃“旧菜”;消费者只敢买活鱼,怕宰杀的活鱼其实是死鱼;冰鲜担心是活鲜死后又冰冻等情况,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来自于平台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自营生鲜平台如何保障食品的安全准入、信息公示、问题食品召回等,是亟须解决的现实问题。消费者在网上下单,选择送货上门,并不意味着放弃了对商品的知情权与选择权,售后方便、退换货快捷也不能成为平台不重视食品安全准入的理由。

完善生鲜平台监管的建议
 。ㄒ唬┕娣肚爸貌种魈,统一登记许可条件
  由于目前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尚未对前置仓这一新业态有统一定义,该平台主体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采取进入一地市场前先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征询的办法。在进入宁波市场前,该公司曾就前置仓的备案问题向市场监管部门提出申请,承诺“各片区的前置仓不与用户发生直接交易,仅负责向已通过App下达订单的用户配送具体商品实现仓储物流功能,即各片区前置仓不直接对外营业、收费、开具发票或提供商品展示、服务咨询等”。
  市场监管部门认为,根据《食品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申请人在经营场所外设置仓库(包括自有和租赁)的,应当在副本中载明仓库具体地址,外设仓库地址发生变化的,食品经营者应当在变化后10个工作日内向原发证的市场监管部门报告。如前置仓从事食品经营的,应当依法取得相关许可证。
  笔者认为,前置仓的发展已经超出单纯负责存储与发货的仓库,更贴近于一个承担宣传揽客、精简加工、售后服务的线下门店。在新兴业态层出不穷的当下,“经营活动”应当不再局限是否“进店交易”与“直接交易”,宜认定前置仓从事食品经营并从严监管,予以规范化登记证照。
 。ǘ?┬纬纱蠹喙芩悸,坚持管大放小
  在监管手段上,抓牢区域主体公司,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区域公司应当担起自身及其管理的前置仓的主体责任,牢牢把握《食品安全法》“预防为主、风险管理、全程控制”的要求,参照《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对其运营管理的前置仓开展食用农产品抽样检验或者快速检测,并根据食用农产品种类和风险等级确定抽样检验或者快速检测频次。例如,索证索票、企业生鲜自检结果、风险监测等信息不该飘在总仓的“云端”,而应在本地的局域公司实时落地,实现产地准出与市场准入无缝衔接。
  在监管技术上,探索构建“智慧监管”,包括推进食品安全信息追溯体系建设,建立实时、动态、可追溯的监管保障体系,扩大监管信息“大数据”整合、互通、共享。推动地方建立完善的数据开放平台和标准体系,依托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交换平台和基础信息资源库,综合运用互联网+技术应用、大数据支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促进政府部门、地区之间的政务数据信息互联互通和共享共用。
  在监管思路上,自营生鲜平台是“互联网+”的产物,市场监管部门也需转变思路,可以与消费者、媒体合作,推进监管信息公开化、透明化。充分利用行业协会、社会团体等组织,制定相关行业服务标准和竞争规则,提高社会组织自我发展能力和管理水平。例如,企业可以参照中国经营行业协会2020年3月发布的《前置仓管理规范》加强自我管理;推动公共服务提供主体和提供方式多元化,加快建立政府主导、企业自律、社会参与的公共监管模式。
  在监管平台上,建议在国家食品安全抽样检验信息系统平台上开辟“网络生鲜”专区,开展对前置仓内农产品及“快手菜”预包装食品抽检的专项计划。对于“总仓→分仓→前置仓”任一环节抽检发现的问题,自营生鲜平台要做到多级跨区域响应,利用互联网销售可追踪性强、反应速度快的特点,及时召回不合格生鲜。市场监管部门应将前置仓纳入日常监督检查和“双随机、一公开”抽查范围,重点加强食品出入库、冷藏冷冻食品温控和不合格食品销毁管理等,避免监管盲区。
 。ㄈ?┓婪妒谐》缦,守住食品安全底线
  市场监管部门应按照“四个最严”的要求,防范自营生鲜平台可能出现的风险,守住食品安全底线。在体制上,加强制度设计,打破部门、区域分割,明确分工,建立跨部门工作协调机制、联动响应机制、信息共享机制及跨区域监管机制,切实高效科学地履行“审、查、管”三位一体职责,依法对相关网络违法行为跨区域查办。在执法中,按照“谁先发现、谁先立案、谁先报告”的原则,确定前置仓的违法行为管辖权,规范行政程序、行为、时限和裁量权,将重心重新放回到生鲜食品上来,建立从抽检到消费投诉全方位全覆盖的跨区快速响应机制。

结 论
  综上所述,随着自营生鲜平台从无到有、从培育期步入发展壮大期,市场监管部门规范此类平台遇到难题。对自营生鲜平台的监管是一个复杂的食品流通问题与行政许可问题,涉及多部门、多层级、多环节、多领域。
  对于平台企业,需要铭记的是,满足社区居民多样化的消费需求,促进社区的商业活力应当以食品安全为先。必须走规范化发展道路,高度重视目前存在的入市把关不严、主体责任不到位、配送冷链条件不足等问题,优化网点布局,促进规范提升;严守责任,严格把关;做好自查自纠,保证合法合规,诚信经营。
  市场监管部门应对互联网经营行为、互联网新业态高度关注,将前置仓纳入监管范围,实现更精准放权、更科学监管、更高效服务。要创新监管模式,规范执法检查,加强部门协作,形成统一的监管路径,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营造放心舒心的市场环境和消费环境。

□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市场监管局 王 栋 杨 荣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