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散文世界的“三驾马车”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1-13 11:25 来源:
分享:
0


  细品散文发现,俄国的普里什文、日本的德富芦花、中国的丰子恺都属于散文世界“又一村”里的居民,其酿制的“精神之蜜”纯度极高,且都有独自的风味。人与自然的和谐,昆虫世界的美丽,是让瞬间留下永恒的画幅,又是他们自然而然显现出来的本色。我心中默默赞誉他们是散文世界里的“三驾马车”,跟随他们作“自然之旅”,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普里什文的《蜘蛛》
  取自然之美照亮人生,是俄国散文大师普里什文一生写作的追求。他笔下的《蜘蛛》,连续三次陷进绝境,又连续三次死里逃生,自己挽救了自己的生命。这是最好不过的证明:救世主就是自己,上帝就是自己。
  当被一片火海包围时,是蜘蛛自己镇定了自己;当生命之舟轰隆塌下时,是蜘蛛自己保住了自己;当被口涎的海洋包裹时,是蜘蛛自己捍卫了自己。蜘蛛一次次绝处逢生的自救行动,使得在一旁冷眼观看的人也不得不向它表示敬意,甚至向它:。
  一只险境中求生的蜘蛛,对人的启示就有这么大,以至久经磨难的人在它面前也感到自愧不如。文尾引申的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一个人只要把自己当成上帝,这世界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在任何情况下甚至绝境中也不会灰心丧气。
  看了《蜘蛛》(《林中水滴》中的一篇),感到普里什文有一种精细的非凡的洞察力,能够在一件微乎几微的事情中发现有意义的东西。

德富芦花的《檐沟》
  一条浅浅窄窄的檐沟,会有好风光吗?司空见惯的景象,不过是贮了一汪雨水,里边也许有几根斑驳的杂草,漂着几片枯叶,也许还有一两条小蚯蚓蠕动,有啥好抒情的?
  然而,就有那么一位见识不俗的智者,瞅出了檐沟的博大与美丽。他不事雕琢,无拘无束地道出几行文字,令读者发愕,发愕之后还会拍案叫绝。这个人就是日本作家德富芦花。
  先瞧博大处:“莫道檐沟清浅,却把整个碧空抱在怀里。莫道檐沟窄。?短煊痴掌渲,落花点点飘浮。”再看美妙处:“从这里可以窥见樱树的倒影,可以看到水底泥土的颜色。三只白鸡走来,红冠摇荡,俯啄仰饮,它们的影子也映在水里。嘻嘻相欢,怡然共栖。相形之下,人类赤子的世界又是多么褊狭。”这就是德富芦花的名作《檐沟》。
  地球何其大,偏有人觉得无路可走;檐沟何其。??腥宋虺隼锉哂懈隹砉愕氖澜。德富芦花在雨后捕捉的一个瞬间,似已具备如下典型品格:“在一粒沙子里看见宇宙,在一朵野花里看到天堂,把永恒放在一个钟头,把无限握在你的手掌。”(威廉·布莱克语)
  读《檐沟》,看世界,恋大师,我的脑海里又跳出一幅幅画儿,有吴作人的《金鱼》,有齐白石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有李可染的《家家都在画丛中》……

丰子恺的《敬礼》
  丰子恺的散文名篇《敬礼》,描写的对象是两只蚂蚁,可谓司空见惯。作者在一次潜心译著中,无意碰伤了一只蚂蚁,又在不知不觉间,看到另一只蚂蚁来救。救伤的全力以赴,被救的体谅入微,场面之悲壮让作者大大吃惊了,最后不但不敢藐视这小小的生灵,反而觉得它们同山一样高不可仰,而自己呢,变得“小”了起来,乃至同蚂蚁一样。于是,情不自禁站了起来,举手向它们敬礼。
  丰子恺深于佛学,泛爱万物,所以在他眼里,两只蚂蚁便可以如人一样生活在自己面前,因而蚂蚁相互救持的过程读来便有了惊心动魄的感染力量。
  在漫漫人生旅途,丰子恺始终保持着一种艺术的童真。他的画最喜小中见大,还求弦外之音。朱自清说他的画有橄榄味。我感觉他的散文小品纯度极高,就像没有一丝污染的山泉,沁人心脾。爱好美文的人,不可不读丰子恺。鉴于当代文坛的浮躁,有人规劝道:“不读孙犁,你怎么能长进!”不过,我还想补充一句:“不读丰子恺,你怎么能见到美如白鸟的散文哩!”

□何 俊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